李同学申请了泰勒马克大学学院1所大学

李同学 获得1个学校offer
三维背景
GPA: 3.3 托福: 102

就读院校: 国内211

【给类似情况学生的建议】

这个学校就是我最终决定去的下一站,前面写的又臭又长,如果您一直耐心看到现在
,伤害眼睛了。这个offer以及北欧申请的一些情况我明天再单独发个帖。
晚安Abroad!
前面写了美国学校的申请情况,现在说说我最终选择的这个offer,给有意留学挪威或
其他北欧国家的同学一点参考。北欧四国(挪威、瑞典、芬兰、丹麦;另一说北欧五国,
加上冰岛)的留学政策、签证政策大体相同。
我总共申了8所美国,1所挪威,一句话总结就是:有意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

先说明一下挪威高校的情况,挪威的高等教育直接由中央政府负责,以公立教育为主

挪威高等教育机构包括综合性大学、专业大学、高等学院和私立大学。挪威高等教育
机构开设的本科专业以挪威语授课为主,部分硕士专业用英语授课,主要接收奖学金生和
交换项目学生。挪威的教育与欧洲国家是融为一体的,享有很高声望,教育文凭被世界承
认。大学与大学学院的区别在于大学必须设有4个以上的博士站,而大学学院则没有这个要
求。二者文凭等级相同,都属于“博洛尼亚进程”规定的新学位体制。中国教育部发布了
挪威正规大学名单(见附1)。去北欧留学的人需要注意的第一点就是弄清楚他们国家到底
有哪些正规的大学,别轻易被一些中介糊弄。
TUC所在的Telemark County(泰勒马克 郡)和湖北省是友好省份,TUC在湖北省有武
汉理工、武汉大学、华中科技大学、湖北大学和三峡大学5所合作学校,在其他国家的合作
学校还有尼泊尔Kathmandu大学、斯里兰卡Moratuwa大学和斯里兰卡Peradeniya大学等。之
所以是这些学校,主要是因为挪威政府资助的Quota项目(教育基金)只分配给部分发展中
国家合作学校的学生。每年2-3个Quota名额。
TUC_offer的由来颇具戏剧性。去年9月份挪威的两所高校Telemark University Coll
ege和Agder University College来华工做招生宣讲,在能源环境技术(EET)和IT这两个
大方向招生。我正好没事就去听了,完了跟TUC一位EET教授聊天聊的挺投机,走的时候还
交换了名片。起初我担心我学的是生物信息,跟能源环境这块怎么扯最多也就远方亲戚。
他说我的背景申请EET这块的硕士项目没问题。于是蠢蠢欲动、跃跃欲试了。后来我给这个
教授发了一封信,问他那个硕士项目的运作、教学模式等问题,他挺热情地给我介绍情况
,然后告诉我今年3月他和另外几个教授会来武汉面试学生,到时候如果我愿意就跟他联系
。然后就一直没联系,直到面试,但却不是他本人而是他boss工程系系主任面试我的。
花开两朵,各表一支。且说我在美国学校的申请材料还没完全弄好的时候就把TUC的申
请材料寄了过去(Nov. 5th,2006),总共4样东西:申请表、本科成绩单、GT成绩单复印
件(其实有雅思或托福成绩就行了)、护照复印件。没有申请费。PS、CV、推荐信、RS通
通没有。申请表算半个CV吧,有意思的是,里面还有100个单词的空间让你发挥GRE作文的
功力成就一篇miniPS。从这边寄到学校,平信三周左右。28号收到材料确认函,说明会在
申请截止日期也就是3月1号附近开始申材料。挪威很多学校都是3月1号的截止时间。我一
想这么晚才审材料,那12月到3月这3个月不就没我什么事了。于是把挪威申请放到一边,
完全不管不问,只忙活美国学校的申请。直到3月26号晚上收到一封Emergency email。
这封email是华工国际交流处的老师发过来的,大意是TUC的教授已经在武汉了,想面
试我,地点是华美达武汉大酒店,在鲁巷广场那,问我有没有时间,让我自己定个时间,
最好是27号晚上。我开始还奇怪,这时间由我说了算?继续往下看,才弄明白怎么回事:
华工的国际交流处(其他学校我不清楚,也许一样吧)之前要求申请的学生在那登记信息
,交服务费(好象是200rmb,最后去成了似乎还要交一笔),然后由学校安排双方的面试
。这校际合作去年9月我就知道了,在国际交流处登记参加面试的事我也知道,但我没去,
我就不想交那200,凭什么,我材料寄学校了,面不面试应该由对方学校说了算,为什么要
被国际交流处敲一笔,跟中介一样。我承认当时是一种赌气的状态,200rmb不算什么,跟
8所美国大学的申请费比起来可以忽略了,但我就是不乐意,就是不交。不交的结果就是那
天(3月26号)晚上我收到邮件的时候,所有登记过的学生都已经分两天面试完了,我还蒙
在鼓里,什么都不知道。现在让我去参加面试,又没登记,那就只可能是教授们的意思了
。那位一面之交的教授还记着我呢。恩,运气守恒呐,果然不错。这不,没登记没交钱还
能有单独面试的机会,多好。顿时得意起来。
第二天晚上去之前把自己关寝室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了半个小时,这是我的习惯,看着
镜中的那位神采飞扬思如泉涌,自己也就信心满满了(别说我是自恋狂啊,还没到那程度
)。那天那位教授没来,来的是他上司-TUC工程系系主任,也是EET的教授。见面寒暄,在
酒店里找了间咖啡厅,对面坐下,要的是一壶红茶。这位主任先是从公文包里拿出我以前
寄过去的材料,指着成绩单对我说,你成绩挺好,特别是最后一学期,都90多啊。我木头
笑,做谦虚状,心里在想:大三的专业课分数给的都很高好不好,如果把我们班offer qu
een的成绩单搁您跟前,那从上到下一片90+,您眼睛还不都要看花了。于是庆幸,幸亏牛
人们都申的美国牛校,不跟咱争。然后就是聊中国和挪威在能源、环保方面的现状,我知
道的不多,但胡扯还是没问题的。聊了几分钟,他停下,对我笑了笑。不会要来真格的了
吧,我开始紧张,别问我专业问题啊,能源环境的专业知识我一穷二白。于是帮他加满红
茶,自己则埋头想着应付的招。再一抬头,看到我的材料被他收起来,取出来的是几张印
着图片的纸。他递给我看,微笑着告诉我,在他来中国之前,他的女儿从网上下了许多她
喜欢的东西,许多中国才有的东西,比如有民间特色的剪纸,还有特别精致的蝴蝶结,还有些是她自己画的,画的什么我歪着脑袋看了半天都说不上来。总之很
多,他女儿命令他一定要去北京把这些东西买回去。这位头发稀少的中年男人用了命令这
个字眼,我就笑,问他女儿读几年级了,他说在上高一,我又问她是不是很爱玩很调皮啊
,他说是啊,那不是一般的调皮,简直就一男孩子,在家里还挺叛逆。我说在中国也这样
啊,teenager嘛。他大笑表示赞成。于是就这么聊开了。这位父亲提到自己的女儿总是满
脸的笑,非常开心非常有感染力,让人看着也跟着开心,感受他的幸福。又聊到他和我的
家庭,聊民主的家庭氛围的重要性。在聊天的最后,谈到奖学金,他问我:你是不是必须
有奖学金才能去TUC读书呢?我看了他几秒,然后说“en”。他说“I see。”走的时候他
说有消息会联系我,我笑,心里已经非常有底,于是很轻松地告别:“Don’t forget to
buy your daughter the gifts she wants!”
面试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。4月2号收到他的邮件,恭喜我被TUC录取并获得Quota项
目资助的全奖。当天offer寄出。

本案顾问

黄老师

人所缺乏的不是才干而是志向,不是成功的能力而是勤劳的意志

咨询详细方案

Ta帮学生获得的Offer

剑桥大学

英国硕士

张同学

牛津大学

英国硕士

邵同学

西北大学

美国硕士

彭同学

可能感兴趣的offer

泰勒马克大学学院

Høgskolen i Telemark

博士